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王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寝殿里弥漫着男欢女爱的气息,一丝丝光亮透过窗台照射了进来,紧接着整个宫殿都明亮了起来。

    “你怎么在本王的床上!”

    宫昶远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司水菡一脸温柔的望着他。

    “是殿下昨晚要小女服侍的啊,难道殿下忘记了。”

    脑袋里的疼痛依然还在,宫昶远拍拍脑袋,他对昨晚的事情犹如忘记了一般,只记得自己在喝酒看舞,然后发生了什么他一概不知。

    “殿下,殿下,小女爱慕您很久了。”

    娇羞的样子让人心动,只可惜,宫昶远此时根本没看她。

    母后交代他,让他最近老实点,可是眼下这么重要的时候,却在这里出了差错,偏偏这个人是司雍桌那个老家伙的小女儿!

    大手狠狠掐住她的脖子,眼睛里怒气腾腾,“说!你是怎么混进来的!”

    司水菡眼光迷离,脖子被他掐的紧紧的,小脸儿蹩的通红,喉咙像被卡住了般,刚想说话,就被他捏的,发出咳咳咳的声音。

    呼吸到的气息越来越少,眼前发黑,拍打着他的手腕。

    宫昶远甩开了她。

    得到了新鲜的空气,大口的呼吸着。

    差点就要被捏死了,司水菡心底有点惧怕这个大殿下,他刚刚眼眸中的狠辣,似乎是想要治她于死地,还好还好。

    “殿下,我,我是被你抱进来的,是你说让我过去的。他们都有看到。”

    “你最好如实说,否则你的父亲又如何,本王不娶你,你就是个破鞋!!!”

    宫昶远忽然的哈哈哈大笑起来,笑容听到耳朵里,有点瘆得慌。

    “我可以等。”

    司水菡把自己缩到床的拐角处,抱紧胳膊“殿下,我不介意,我就是爱慕你。”

    “闭嘴。本王最讨厌你这样的女人。”

    快速穿上华服,“给本王滚!”

    司水菡强忍着泪水,披上外套,衣衫不整的逃了出去。

    宫昶远手指弯曲成拳,狠狠的咋进桌面上,白嫩的皮肤瞬间溢出血,他却没感到疼痛,他再为昨晚的事情感到愤怒,为什么?为什么这种事情,出现到他的身上呢!!!

    司水菡头发披散着,脖子上的吻痕深深浅浅的烙印在她白嫩的脖劲上。

    双手扶着墙壁,一点点往回走,下身的疼痛传遍全身,咬咬牙,哭的更厉害了。

    她在赌,赌父亲碰见她,这样一来,事情闹大了,看皇上怎么收场。

    想到这里,嘴角更加凄楚可怜。

    司雍卓跟着大将军一路上商议着平叛南宁之事,眼看着就要走到入住的府邸了,一位女子却入了他们的眼睛。

    司雍卓剑眉拧到了一起,看脸一黑,这不是自家的女儿吗?怎么如此这个样子,而且眼下司马将军还在,岂不是让人看了笑话。

    一阵阵哭声入耳,他再也忍受不了了,慌忙跑到女儿身边,扶起女儿的身体,看着女儿满身的爱痕,不用想他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谁干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