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我正开车沿着州际公路龟速前行,要是旁边有行人路过,一定会像高速赛车一样超过我。一小时后,缓慢移动的车流彻底停滞下来。我按下收音机的搜台按钮,寻找智慧生命的迹象,但一无所获。

    二十分钟过去了,没有一辆车向前移动。于是人们纷纷从车上走下来。虽然这对堵车没什么帮助,但大家可以和车旁其他人发发牢骚,换换心情也不错。

    在我前面,一辆面包车车主不断说,要是六点前到不了酒店,他的预订就要被取消了。在我左边,一个开敞篷车的女人正在打电话,跟人抱怨公路系统效率低下。在我后面,一车青年棒球队队员几乎要把带队的女老师折腾疯了。我仿佛听到她的心声——她再也不想给任何活动做志愿者了。这段路俨然是一条怨气十足的长蛇,我不过是上面的小小鳞片。

    又过了二十分钟,车流还是没有动起来的迹象。终于,一辆警车从路中间的草坪隔离带上开了过来。警车每开一百英尺就停一会儿,大概是在跟大家说明前方的情况。我暗自想:“但愿警察带了防暴装备,不然我真要为他们捏把汗了。”

    大家都焦急地等待着,希望警车快点儿开过来。终于,警察来到了我们这段路,一位女警官告诉大家,前方五英里左右,有一辆疑似载着有毒物质的油罐车翻了,整条公路都封了。她说我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掉头另寻他路——其实并没有什么“他路”可寻;另一个是留在原地等待前方清障——可能得再等一个小时。

    我目送警车开向下一拨满腹牢骚的司机。这时,那个开面包车的人又说了一遍他担心六点到不了酒店的事儿,我的耐心终于耗光了。

    “出门散心老是碰上这种烦心事儿。”我咕哝了一句。

    就像小时候因为住得近结识的玩伴一样,近旁的司机也成了我的新朋友。我跟他们说,我等不下去了,决定换条路试试。那个面包车司机还在跟人讲房间要取消的事儿,说完最后一句,才上车给我让出条路来。我穿过隔离带,朝新的方向开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