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八十六章 城破时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还有一个酒壶和一个酒杯!结果慈禧的心里也马上就打起了鼓,暗道:“这是怎么了?怎么又把那东西拿出来了?那壶酒,又是怎么回事?”

    “跪下。”

    慈安突然开口,声音虽不大,语气也不激烈,可是话语中却带着十足的威严,让慈禧顿时脸色一变,颤抖着问道:“姐姐,妹妹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我跪下?”

    “桂祥的事,你怎么解释?”慈安反问道。

    “桂祥?”慈禧的心头一跳,脸色顿时多了几分苍白,说道:“桂祥他不是去了吴贼那边送诈降信吗?姐姐你怎么突然问起他?”

    “懿贵妃,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么?”慈安突然换了一个对慈禧的称呼,冷冷说道:“实话告诉你吧,桂祥也来铁岭了,就在吴贼军队的营地里,还被吴贼款待得很好。昨天陈福去吴贼营地里时,还恰好遇见了他!”

    “轰隆!”

    城外又传来了一声火炮巨响,但火炮的声音再大,也大不过慈禧心头的晴天霹雳声音,慈禧下意识的去看守在房门前的陈福时,陈福点了点头,恭敬说道:“西太后恕罪,奴才昨天去吴贼营地里的时候,确实见到了你的弟弟桂祥,还和他说了几句话。”

    “他说了什么?”慈禧脱口问道。

    “他把什么都说了,他给吴贼到底送了什么信,吴贼马队为什么能突然追上我们。”陈福不敢去看慈禧的眼睛,微垂着头说道:“桂祥公子还要奴才给你帮忙,帮着你把东太后、惇王爷和皇上哄出城外去向吴贼军队投降,答应事成之后给奴才重赏。但是西太后请恕罪,奴才不是那样的人。”

    如果可怜的桂祥二公子这会能够站在慈禧的面前,慈禧绝对能把蠢货无能的亲弟弟亲手撕了,不蘸酱油就生嚼下去!但是没办法,桂祥这会不在这里,慈禧也只能是傻愣愣的站在当场,任由心头炸雷不断炸响,对城外不时传来的火炮声彻底的充耳不闻。

    “懿贵妃,你太让我失望了。”慈安再次开口,冷冷说道:“你想投降保命,可以对我明说,为什么要玩那些花样?你自己说,只要你的话在理,我那一次没听你的?为什么这一次,你要骗我?要瞒着我去干那样的事?”

    “姐姐……,我……。”

    慈禧张口结舌,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慈安的问题,也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那边慈安却重重一拍桌子,大喝道:“给哀家跪下!”

    扑通一声,再也抗拒不住心头的恐惧,慈禧终于还是向慈安双膝跪下,颤抖着说道:“姐姐,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解释!”

    “好,我给你一个机会解释。”慈安的语气冰冷异常,说道:“把你做的事,都给我如实招来,再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说明白了,看在多年姐妹的情分上,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再敢有半句虚言,哀家有的是办法对付你!”

    心头恐惧过盛,慈禧也没做多想,只能是把自己派桂祥去向吴军假诈降真告密的事说了,然后又拼命磕头,痛哭流涕的说道:“姐姐,妹妹我是一时糊涂,一时糊涂,才这么做的啊!我真没有任何害你的心,我就是怕你不肯答应向吴贼投降,一时贪生怕死,才做出了这样的糊涂事啊!而且这么做以后,我也一直在内疚,天天晚上都睡不好……觉……,总觉得对不起……。”

    慈禧哭诉辩解逐渐小声,因为这个时候,慈禧已经发现慈安脸上的神色不对,除了狰狞之外,还带着神秘的狞笑,而再接着,慈禧心里猛的一跳,顿时明白了什么,暗道:“难道,是在诈我口供?!”

    “都说你懿贵妃聪明过人,巾帼不让须眉,想不到也很一般嘛。”慈安终于开口,狞笑说道:“哀家不过是随便吓一吓你,怎么就把罪行全都招了?实话告诉你,昨天陈福是见到你那个宝贝弟弟不假,可他没能和你弟弟说上一句话,你弟弟也没卖了你!”

    “轰隆隆隆——!”

    恰在此时,响亮程度远超普通火炮的猛烈爆炸声突然传来,然而这声音再大,却也大不过慈安的话对慈禧造成的震撼——听到慈安的实话,一向处变不惊的慈禧身体一软,顿时直接瘫在了地上,心里还惨叫道:“上当了!哀家这次上当了!”

    慈安不紧不慢的打开了面前的黄绸盒子,撕开封条打开内盒,从内盒中取出了一道明黄色的卷轴,展开说道:“先皇遗诏,懿贵妃叶赫那拉氏跪接!”

    慈禧挣扎,几次想要跪正都保持不了身形稳定,慈安也没理她,只是朗声念道:“先皇遗诏:咨孝贞皇太后:懿贵妃援母以子贵之义,不得不尊为太后,其人绝非可倚信者,即不有事,汝亦当专决。彼果安分无过,当始终曲予恩礼;若其失行彰著,汝可召集廷臣,将朕此旨宣示,立即诛死,以杜后患。钦此!”

    终于证明了确实有这么一道咸丰大帝的遗诏存在,慈禧也再一次瘫在了慈安的面前,全身颤抖着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慈安则放下遗诏,亲手拿起旁边的酒壶倒了一杯酒,放到了慈禧的面前,冷冷的说道:“看在多年的姐妹情份上,给你留一具全尸,喝了吧。”

    “姐姐,我……,我是做错了,可我也是为你和皇上着想啊。”

    慈禧颤抖着哀求,慈安则语气冷酷的说道:“你是为了你自己着想,你毁了我们大清的最后一个希望,我不能容你!小福子,懿贵妃不肯喝酒,你来伺候她喝。”

    陈福答应,立即上来捧了毒酒,端到了慈禧的面前,恳求慈禧自行喝下,而慈禧犹豫了一下后,突然一把推翻了陈福纵身跳起,就象一头发疯的母狮子一样扑向慈安,双手直向慈安咽喉掐去,红着眼睛大吼道:“臭婊子!要死我们一起死!”

    慈禧掐住慈安脖子的时候,冰凉的尖锐物体也突然插进了慈禧的小腹,剧痛传来,慈禧身体一震,下意识的低头去看腹部情况时,却见慈安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匕首,锋利的匕首还已经深深的插进了自己的腹中……

    “……皇嫂,皇嫂,不好了!不好了!吴贼用火药炸倒了铁岭城墙,已经杀进城里来了!天杀的吴贼,他们一直在开炮,就是为了掩盖他们把地道挖到城下的声音!吴贼进来了,我们该怎么……。”

    受命护卫行宫的道光家老五惇王爷大呼小叫着冲来,可是一脚踢开了房门后,惇王爷却呆若木鸡的看到,他的嫂嫂慈安,突然从他另一个嫂嫂肚子上抽出了一把带血的匕首,接着慈禧腹间鲜血泉涌,人也慢慢的滑倒在地。

    “具体的情况,老五你问陈福吧,他什么都知道。”

    慈安的语气冰冷缥缈,悠远得仿佛来自天边,说道:“既然吴贼已经杀进城里来了,正好先皇给我的最后一道遗诏了,我也奉诏执行了,就可以安心的去见先皇了。老五,皇上就拜托你了,能逃就带他逃走,不能逃,你如果想投降,我也不拦你,我先走一步了。”

    言罢,慈安拿起了面前的酒壶,抢在陈福上来哭喊阻拦之前,将壶中的残酒倒进了自己嘴里,狠狠咽下……

    是日,吴军攻破铁岭,守将成禄率领许多麾下士卒放下武器投降,伪满州国的惇亲王在被吴军重重包围之后,也选择了带着不到八岁的康德皇帝向吴军将士投降。慈安的心腹太监陈福向伪惇亲王说明事实真相后投井自杀,追随慈安而去,慈禧的心腹太监安德海倒是欢天喜地的准备向吴军投降请赏,然而伪惇亲王却深恨他背主求荣给慈禧助纣为虐,果断在向吴军投降前一刀结果了安德海,干掉了这个在历史上名声极臭的阴阳人。

    慈安死了也没得安生,慈禧死了也没能逃过被叔父吴超越利用,消息传到京城后,吴超越第一时间追封慈禧为孝钦慈禧皇太后,尽量把一切能给死人的殊荣都给了慈禧,大肆宣扬慈禧反慈安反鬼子六的卓越功勋,并给慈禧强行装点了一个试图护送祺祥大帝出城被慈安无耻杀害的功劳,把慈禧送到遵化与咸丰大帝同葬,以此收买满清遗老遗少的民心,以及分裂满清朝廷的残余抵抗势力。

    对于慈安,吴超越则是把几乎所有的翔盆子都扣到她的身上,什么分裂国土、劫持圣驾、投降沙俄和勾结鬼子六非法政变等等罪名,全都压在慈安头上,最后还给慈安强加了一条残忍杀害慈禧的罪名,剥夺了慈安的一切封号头衔,并且还不许她的棺材埋进所谓的满清皇陵。而至于慈安是否会泉下喊冤,慈禧和咸丰大帝合葬在一起后,会被咸丰大帝怎么在十九层地狱里里收拾,唯物主义者吴超越就懒得去理会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